, , ,

從一張不尋常的照片到旁觀他人之痛苦

2010年8月3日 Leave a Comment

新聞來源:Afghan Women and the Return of the Taliban
Aisha-1 照片擷取自:Photographing Aisha for the Cover of TIME

一張由來自南非的女性攝影師Jodi Bieber所拍攝,十九歲阿富汗女孩艾莎(Bibi Aisha)的正面照,登上了2010年八月最新一期《時代雜誌週刊》(TIME)的封面。

此封面照因其獨特的不尋常性而引起極大的關注。

「發生了什麼事?」這是閃過腦海的第一個問題。

瞬間有著割鼻女控訴神學士的《時代》封面報導,成了島內國際新聞的熱門點閱與轉貼。(我們開始關心阿富汗了?)

但你/我到底是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有人會這樣傷害她?」,還是想看女孩被割掉鼻子及耳朵之後的樣子?因為對於媒體而言,具有不忍卒睹特性的照片,永遠是吸引人們眼球最快的方式。

在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所著《旁觀他人之痛苦》(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中寫道:「遙遠地,通過攝影這媒體,現代生活提供了無數機會讓人去旁觀及利用– 他人的痛苦。(p.24)」

誰能說自己從未藉由旁觀他人之痛苦,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為什麼時代雜誌要用這張照片當封面?」想到的第二個問題。

2001年的911後,美國以反恐之名分別發動了阿富汗戰爭以及解放伊拉克。九年過去了,2010年4月,維基解密(WikiLeaks)揭發了美軍在2007年於巴格達濫殺平民的片段;上週末維基解密公布了92000份有關美軍在阿富汗戰爭的軍事機密文件。

焦頭爛額、深陷泥沼的美國政府早想著如何能跟塔利班和解,而後儘快的從阿富汗及伊拉克抽身(美國將在2010年8月31日結束伊拉克作戰任務)。一如越戰。

據《時代》雜誌總編輯史坦格 (Richard Stengel) 說明:「艾莎接受拍照,是希望世界看到一個捲土重來的塔利班對阿富汗婦女可能造成的影響。」也解釋:「他如何深思熟慮,確認艾莎本人了解成為時代封面人物的結果,以及確保她後續人身安全之後,希望以此照片探討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結果(What happens if we leave Afghanistan?)。」

總之,他說《時代》的這篇故事/這則照片,並不在支持或反對阿富汗戰爭,而是透過照片的視角,對人們展現在阿富汗真實發生的故事。而我們在一場影響所有人的戰爭裡。(The image is a window into the reality of what is happening — and what can happen — in a war that affects and involves all of us.)

我不想浪費時間質疑史坦格的動機(雖然這期時代銷量肯定大增),因為在其抉擇告白(The Plight of Afghan Women: A Disturbing Picture)中,已經有超過300則以上的留言大戰。同樣的一篇故事/照片,由不同立場的人來詮釋,會有全然不同的解讀。

只是桑塔格還寫道:「戰爭受害者的照片本身已成為一組修辭。它們重申。它們簡化。它們煽動。它們製造了達成共識的幻覺。(p.17)」

美國媒體從道德的層面高呼:「我們對阿富汗還是有責任的。(The front page photo of Aisha on Aug 9 2010 is a timely reminder of the evil of the enemy we are fighting in Afghanistan.)」

「美軍又變成保護阿富汗人權及民主價值的正義之師?」第三個問題。

「於是美國的阿富汗又變成一場正義之戰了。」 在人們觀看了塔利班的殘暴之後。

當艾莎的痛苦是由於塔利班本身所加諸時,除了其新聞性,是不是也多了政治上的可用性,特別是在上週維基解密才公布了美軍在阿富汗的難堪機密文件之後。

但那些因美國攻打阿富汗,無端被戰爭波及,失去了臉、四肢、皮膚、眼睛,嘴巴的阿富汗人民照片呢? 到底誰是加諸痛苦的一方?誰旁觀誰的痛苦?受苦的又是誰?

受苦的也許不是艾莎,是你/我,因為照片實在太可怕了。就像剛上映的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一般,這影像是全新的概念,具有原創性,趕緊轉貼/轉寄/轉載。然而在轉貼/轉寄/轉載的過程之中,誰能有全然純粹基於道德責任的動機?

沒有人。

桑塔格指出的問題是:「在現今各種影像媒體充斥的世界中,一切都可能被消費。我們即使當下同情受苦的人/受害者,但如隨之轉台/換片/跳離,而不思考為什麼?我們便如同共犯結構般的消費他者的苦痛。」(聽起來很累人沒錯,人活著本來就不容易。)

那怎麼辦呢?

桑塔格大概會說:「既然無法避免,那不如盡情的看吧。」

Aisha-3照片擷取自:Photographing Aisha for the Cover of TIME
這裡還有:‘Shaming’ in-laws costs 19 year old her nose, ears
想看更多:Bibi Aisha Afghan

往外看,我們才知道這世上有這樣的事在發生。往內看,我們看見人類的侷促與不安、卑微與軟弱。張大眼睛仔細看,或能從已經對災難事不關己的麻木漠然中醒悟,心而揪著感受他人的痛苦。 終於面對,而非旁觀他人之痛苦。

而在這一切的過程最後呢?

美國終將從沒有利益的阿富汗泥沼中抽身,一如既往。

如果要真正和解的話(美國不玩了),勢必得對塔利班有些讓步(在婦女權利方面),這是愈來愈被廣泛同意的看法。在喀布爾的一位外交官說:「 你必須面對現實,我們不可能永遠派軍隊以及花錢。必須得有妥協及犧牲。」

Already there is a growing acceptance that some concessions to the Taliban are inevitable if there is to be genuine reconciliation. "You have to be realistic," says a diplomat in Kabul. "We are not going to be sending troops and spending money forever. There will have to be a compromise, and sacrifices will have to be made."
出自:http://www.time.com/time/world/article/0,8599,2007238,00.html

Aisha-2照片擷取自:Photographing Aisha for the Cover of TIME

參考資料:
《時代》封面 割鼻女控訴神學士
Afghan Women and the Return of the Taliban
The Plight of Afghan Women: A Disturbing Picture

推薦閱讀:
旁觀他人之痛苦

創用 CC 授權
本 著作 係採用 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文章歡迎引用或節錄,但請務必註明作者、出處、原文標題和網址。

您可能還會對以下文章感興趣:

| 用RSS訂閱漢斯博客 | 《喜歡漢斯旅行紀錄的朋友,可以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文章分享給朋友,或使用 Email寄給友人;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或是給我的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本站導覽』

2 意見 »

  • tzuche said:  

    事件後續:《時代》割鼻女孩戴義鼻 深邃五官亮相 | 國際新聞 http://j.mp/a61iqM

  • 匿名 said:  

    之前看國家地理(好像是吧?還是discovery?)報導一為巴基斯坦少婦的情形更慘,她丈夫把她雙睛挖掉、鼻子和耳朵割掉!
    整個被虐待得不成人形~
    她丈夫在監獄裡還說他好愛她!@@
    會讓我覺得:男人為了控制女人,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
    尤其是一個講男權至上,愛用暴力的宗教!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