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愛在加爾各答

2006年12月2日 Leave a Comment


「Daya Dan」,一個收容智能遲緩、身體殘障的孤兒之家


收容孤兒年齡:大約介於4-15歲,大多數的孩童無人收養,終其童年都待在「Daya Dan」

志工所能學習的事:協助洗澡、傷口處理、身體復健、餵食、和孩子們玩耍、看著孩子發呆,然後了解,為何人們需要愛及希望這回事。



姓名:Angeli 性別:女孩 出生日期:不詳

她無法走路,無法自行進食,需要有人協助餵食。
她可以坐下十分鐘以上,但不能坐太久。
她需要藉由扶持才能站立。
她需要進行身體復健。
她有著智能上的遲緩障礙。

Angeli是我最愛的小天使,她冷漠無視於我的眼神,更加強我追求她的決心。雙腳跪在她石榴裙下,細心的呵護、照顧她,我對她的好,她從不出言拒絕;舉凡清洗大小便、換洗尿布、餵她吃愛吃的食物、按摩她細小的身軀、扶持她站立及坐下,能做的,我做盡了。但她依然像個高貴卻又驕橫的小公主一樣,無神的看著我,不肯接受我對她的追求。

她從不對我說一句話,或是,永遠都不會說話?(She never talk too much, or, never talk?)


性名:Govindo 性別:男 出生日期:1990/03/02

他懂英語、印度語及孟加拉語。
他可以在扶持下,坐在特製的小輪椅上及桌子旁。
他的視力很好。

Govindo是個很聰明的男孩子,當他的大眼睛望著你時,彷彿一切心事都會被他看穿。他不在乎的抿抿嘴,繼續看著身旁的世界運轉,而他在自己的世界裡佔地為王;當抱起他時才發現,他其實不像外表那樣的瀟灑自在。他就像是卡洛‧柯洛第筆下的小木偶皮諾丘(Pinocchio)一樣,頭及四肢都只能無力的垂下,好像需要在他全身裝上操縱的線條,才能像操作小木偶一樣,協助他進行活動。

童話故事中的皮諾丘最後變成了一個能跑能跳的小男孩,現實生活中的Govindo呢?


姓名:Pinku 性別:女 出生日期:1995/2/12

她無法走路,無法坐下。
她總是躺下,一直躺下,永遠躺下。

Pinku是個有著天使般白皙皮膚,惹人憐愛的小女孩;她喜歡特立獨行,不想跟平凡人一樣,故有著捲曲的雙手及向外歪斜的雙腳。她也有著一雙大眼睛,當她哭泣的時候會讓人心都碎了。


姓名:Kusum 性別:女 出生日期:1996/05/30

她可以在扶持下坐著。
她可以握東西。
她可以在扶持下使用抗力球進行身體復健。
她從出生後就沒看過這世界。

Kusum總是像個任性的小蝸牛一樣,彎曲著背脊及四肢;她也不喜歡張開眼睛,喜歡讓人擁抱。抱著她的時候,像是抱著世上最貴重的器皿,讓人捨不得放下。她的世界跟一般人很不一樣,當世上的人都喜歡用眼目和感官去判斷和享受時,她堅持只用心去感受身旁的一切。

十二月的加爾各答,冬天近了。這樣的季節在Kalighat (垂死之家)總會聽到,又有哪些病人沒能撐過夜晚的寒冷,悄悄地放手離開。

來垂死之家前看了些文章,對這裡人們頻繁說再見這回事,心理上已有所準備。而讓病人有尊嚴的離開,本就是垂死之家存在的其中一項目的,也從資深的志工口中學到,對有些病人來說,離開這個世界可以不是件壞事,反而是種解脫。對我而言,也或許不是自己最熟悉且最用心照顧的幾位病人離開,心情總還算平靜。

但在Daya Dan,我生氣了。I can’t stop asking myself this question. If there is a meaning for suffering, then why the FUCK is them?

為何Angeli不能說話、為何Govindo不能活動、為何Pinku不能走路、為何Kusum不能看見。不像垂死之家的病人們,他們的生命才剛開始,但彷彿有無止境的黑暗在前面守護著他們;作為一個基督徒,我信神能讓瞎眼的人看見、癱瘓的人行走,但在這裡是怎麼一回事?我信神永不犯錯,但在這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憤怒了,如果真的有神,不該是這樣的。

仁愛傳教會的一位義大利籍神父Father Abello,倒楣的在此時被我遇見了。連續三天晚上,我抓著他將長久以來的困惑對他連翻的宣洩,我知道這世界無法完美,唯有主耶穌才完美,但當你看著孩子的臉,你忍不住還是要問:

「Why the FUCK is them? Where is He? 祂在哪裡?」

到底這一切是甚麼?在整個地球、整個宇宙、整個銀河系、銀河系之外的,又是甚麼?如果真有一位比這一切都大的存在,對祂來說,讓瞎眼的人看見,瘸腿的人行走,應該是祂手指動一下就能做到的事。為何祂不作?我用所有能想到最尖銳的問題質問Father Abello,我要去懷疑,我要去批判,我不要再單純的相信;他的回答無法讓我滿意,腦中思緒翻騰,躺在床上睜著眼,我好幾晚不能成眠。

又為何我要想這些?就像很多「我」一樣,知道世上到處都有Daya Dan,台灣也有Daya Dan,但在台灣的「我」沒時間想,不願意想;「我」還有好多自己的事要忙,總是沒有時間去想;別鬧了,人總是要過日子,想愈多只是讓自己不開心,於是「我」開始過著各自的日子,各自擦好自己的屁股就好。

在阿根廷志工Alex的號召下,幾個來自西班牙、秘魯、英國及台灣小人物我,自發性的準備一些不需要的衣服、藥物、水果及食物,到豪拉火車站(Howrah Station)派送給需要的人們。這個世界上許多地方都有無家可歸的人們,但在印度,這個無家可歸人的數量,彷彿恆河裡的沙粒一般,不可勝數。

或許車站裡至少是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印度的火車站總是徘徊著許多遊民,人生悲喜劇不停在此上演。大老遠我們來到這裡給出一點點,同時或許是站在能夠付出的一方,心靈得到一絲自我感覺良好的滿足。

我看到很多的印度婦女,年紀輕輕卻帶著四、五個孩子在火車站裡遊蕩,為何要生這麼多孩子?這些孩子能跑能跳,但似乎沒人愛他們;其中一個小嬰孩,身上全是蚊蟲重複咬的痕跡,咬過再咬,一咬再咬,全身沒一處倖免,這是人的韌性嗎?

是不是Daya Dan 的小孩們其實沒這麼不幸?每天有世界各地來的阿呆們,急著要愛他們、照顧他們、哄他們、抱他們、唱歌給他們、跳舞給他們,誰是不幸福?誰是幸福?

又為何我這麼幸福,這麼快樂。我現在身體很健康,我可以隨意的到處走走,為何我這麼幸運?我想看著遠方就看遠方、想動就動、想發呆就發呆、想走就走,為甚麼是我?為甚麼是他們?

我的心,直到下一次緊縮前,慢慢的又放開了,從我一個凡人的眼光實在看不遠,但祂的眼光不一樣。

約翰福音16章33節,「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祂不是應許說,這世上一切都美好、一切都完美、一切都快樂、沒有戰爭、沒有飢荒、沒有災難、沒有痛苦、沒有疾病、沒有死亡;祂應許,無論是怎樣的景況,祂已經勝了這世界。

馬太福音十八章五節,「凡為我的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當為垂死的病人、殘障的小孩、無家可歸的遊民,付出一點點時,真的會在他們的眼中、身上,看見神。也明白了,苦難的深一層意義,真的會讓人了解,為何人類需要愛及希望這回事。(There must be a meaning for suffering, which is to allow human beings to realize the importance of love and hope.)


We have our hope in Jesus,
We have our hope in Jesus,
That all things will be well,
That all things will be well,
That all things will be well, in the Lord.

創用 CC 授權
本 著作 係採用 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文章歡迎引用或節錄,但請務必註明作者、出處、原文標題和網址。

您可能還會對以下文章感興趣:

| 用RSS訂閱漢斯博客 | 《喜歡漢斯旅行紀錄的朋友,可以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文章分享給朋友,或使用 Email寄給友人;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或是給我的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本站導覽』

14 意見 »

  • 匿名 said:  

    我忘記去繳seednet的錢了
    不過剛剛已經繳掉了
    歡迎隨時打電話回家喔

    你寫的兒童之家寫的很棒
    多拍點照片多寫些文章
    跟更多朋友分享吧

    你姐

  • Atine said:  

    子哲
    多寫點...我覺得聽你講話跟看你的文章..
    我比較喜歡看你的文章耶^^

    當然我覺得你這兒童之家的角度也很有趣^^
    加油

  • suz said:  

    我們住在城市的...經常為了小事而怒氣...
    卻不知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
    在城市大家都忙著搛錢...卻忽略了訐多...
    Hans, 我看了你的文章後...
    就像自己在跟你去遊歷一樣...
    心裡很滿足...
    期望更多你的文章...

  • 匿名 said:  

    hi... hans... 今晚一口氣看了你幾篇文章... 覺得你這個旅程真是很有意思... 很想很想很想... 放下身邊一切... 跟你一樣... 闖蕩天下... 特別你和Angeli的愛情故事很有趣味... 相中的她果然是有點貴氣呢... 你對苦難的反思... 也很令我欣賞... 我想這是對生命及對神一份忠誠的表現... from michelle ;)

  • maggie said:  

    我好像是去年同期間也被修女派到Daya Dan的
    按理說 應該會遇見你阿
    只是那時候沒遇見你
    只是那時候來我生病了
    真是可惜沒能預見也是來自台灣的你呢


    因為大部分的人都被分派去垂死之家
    我說到Daya Dan竟然沒有人知道
    想起那段獨自在印度當義工和旅行的日子 真的充滿艱辛與考驗


    不過還好 終究是走了過來
    你照片上好多小孩我都有印象呢
    不過當時我印象最深的
    反而是一個日本義工男孩
    他來自沖繩 打扮龐克
    重點是在他的額頭刺了字
    但他人很好的
    不知你對他有沒有印象

    最後一張照片我很懷念呢
    懷念在陽台洗衣服曬衣服時
    小孩會來牽我的手 甚至會給我微笑呢
    我駐淡水 有空歡迎你來找我玩
    我的MSN
    maggie_chan2003@hotmail.com

  • tzuche said:  

    to Maggie,
    我想起來了,那時候Daya Dan的志工們有提到有一位台灣女生也在那裡。我想就是妳吧? 因為台灣志工相對而言是很少的。

    加爾各答是所有我去過的地方當中,我最喜歡的。不是因為他的風景環境好(正好相反),而是我的心有一部分還遺留在那裡的人事物呢!

    有機會在台灣見面!
    tzuche

  • 匿名 said:  

    你好! 在尋找資料的時候連到你這裡^^

    好喜歡你的文章,而且讓我回想起在加爾各答的種種-它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我在2007年的時候也有在去Dayadan一陣子,而最近聽說Govindo已經離開人世了. 真的不免還是會讓人想到"why suffer" 這樣問題. 希望我當兵完還能夠回去體驗哪裡的生活也繼續問自己問題^^

    RAY
    senryo_yang@hotmail.com

  • tzuche said:  

    to Ray, 從你得知Govindo去世的消息,有些驚訝,有些難過,不過死亡不見得是件不好的事,至少他不用再困在自己的身體裡,可以自由的飛。

    加爾各答確實是一個可以不斷問自己問題的地方,謝謝你的留言,讓我再跟他建立了關係,加爾各答是我最喜歡的城市,因為那裡有我認識的人。

    有一天我會再回去。

    tzuche

  • 匿名 said:  

    我在前年也是去daya dan
    megha 和 biya 還好嗎
    我離開之前最牽掛的就是她們了

    megha真得是個很聰明的小女孩
    還有nima還是很愛掛在別人身上嗎xD

    想到那些孩子
    就開始想念印度了

  • tzuche said:  

    to 匿名人士

    我也很想再回印度,特別是回到加爾各答。很想那裡的人,事,物呢!

    tzuche

  • Perlicka said:  

    前幾天跟朋友提到我們都填過志工的報名表的經驗 但是我最後是敗在慘酷的發現自己沒有專長, (找不到專長可以打勾勾)...然後本來預定的長假又消失就整個失望的又放下. 可以請問 去當志工需要護理背景嗎? 還是最重要要有一顆堅強的心, 其他的其實都無所謂呢?

  • tzuche said:  

    to Perlicka,

    sorry can not type in chinese now. You dont need to have any specific expertise to be a volunteer for Mother Teresa house, only a heart willing to give whatever you have.

    tzuche

  • Perlicka said:  

    Hello,認真的思考後 我想目前我還是沒辦法去面對死亡(根本就還在學習如何生存在勾心鬥角的世界中)由衷的佩服您跟小眼睛先生還有其他熱心的義工們. 不過沒關係,雖然沒什麼會的, 我想還是有其他可以幫助別人的方法的! 這樣也是開心! ^.^

  • tzuche said:  

    to Perlicka,

    我也不認為我現在就能夠面對死亡, 了解死亡.在垂死之家只是給我一個機會, 去思考一些以往從未認真想過的問題.

    幫助人的方法很多, 我想一個微笑就是一種.在不求回報的付出與幫助中, 其實往往會獲得最多.

    tzuche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