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Khunjerab Pass 在龍背上

2008年9月14日 Leave a Comment

號稱亞洲屋脊的帕米爾高原(Pamir Mountains),是歷史上西域和中亞的分水嶺,也是亞洲主要山脈的彙集之地。

離開了巴基斯坦風之谷(參閱:巴基斯坦風之谷),沿著連接巴基斯坦和中國,世界平均海拔最高的喀喇崑崙公路,越過地球上海平面最高的邊防隘口「紅其拉甫口岸」(Khunjerab Pass,又稱Zero Point),我來到中國,龍的背上。


2007/09/25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CIMG7605

巴基斯坦風之谷

為了趕在中秋前進入神州大地,離開待了一個禮拜,幾乎捨不得走的風之谷(Karimabad),踏上傳說中的KKH(喀喇崑崙公路Karakoram Highway,簡稱KKH,於中國國內段則稱為中巴公路),準備入境中國。

西元1965年,巴基斯坦和印度為了喀什米爾(Kashmir)的領土紛爭,狠狠的打了一仗;就在戰事即將結束時,巴基斯坦找上為了喀什米爾Ladaka的領土劃分,同印度在1962年也打過一場的中國,在雙方同仇敵愾下,兩國很快成了哥倆好。印度人可氣壞了。而為加強中巴兩國間的交通運輸,在龍背上,KKH修建計畫展開了。

二十年的努力,二萬四千名人員,興都庫什山 (Hindu Kush)、崑崙山 (Kunlun Mountains)、喀拉崑崙山 ( Karakoram Range)及喜馬拉雅山脈北部 (northern Himalayas)等數座地球上最難穿越的亞洲山脈。期間工程人員得面對土石流、落石、冰河、雪崩等於公路修建過程中,從未間斷的生命威脅。

直到1979年,一條由新疆喀什(Kashgar)通往巴基斯坦北部,直抵巴國首都伊斯蘭瑪巴德(Islamabad),同時也是中國通往南亞次大陸、中近東地區的唯一陸路交通要道,興建完成。

1986年KKH對外開放後,成為世界各地旅人,特別是單車騎士通往遙遠神秘東方的夢幻大道。

尼克‧丹斯格(Nick Danziger)於1984年開始橫越亞洲之旅的行程,在他的書《千里入禁地》(Danziger's Travels: Beyond Forbidden Frontiers)中記載,他從伊朗進入阿富汗到巴基斯坦,而後也是經由KKH進入新疆喀什。

在那個沒有網路,沒有寂寞星球,只有蘇聯入侵阿富汗,還有仇恨西方的伊朗與伊斯蘭革命的年代。

懷著興奮且期待的心情,今年中秋,我終於要踏上中國的土地。




絡繹於途的載貨卡車


Zero Point

KKH巴基斯坦路段的道路品質不算良好,路面坑坑洞洞,凹凸不平。隨著不斷升高的地勢,逐漸下降的氣溫,很快便越過了二旁高山的雪線;路途上許多標誌海關監管的卡車來往兩國之間,還有不少外國單車騎士。

「啊! 那是? 」我問

「那就是Zero Point,以地理上來說,我們已經進入中國。」吉普車上,同行前往新疆喀什做生意的巴基斯坦人說。

路旁豎立著兩面界碑,擔負著劃立兩國國界的重責大任。其中一面印有中國和中國國徽的界碑,而朝向巴基斯坦方向的,則是寫著英文及烏都語(Urdu)的巴基斯坦界碑。這絕對是KKH上,拍照留念的絕佳地點。到了這裡,手錶就得由巴基斯坦時間,改為中國北京時間,時差三個小時。

再前行不久,離國境線約一公里多的山坡下,就到了駐有中國邊防軍武警的紅其拉甫口岸。看到許久不見的華人,我有著異樣的興奮感覺。

面對理著平頭,終年穿著厚重軍大衣,臉上有著稚氣臉龐的中國阿兵哥,一絲刻意要拉近彼此距離的意味,我向大夥喊了聲:「中秋節快樂。」

「中秋節快樂!」他們詫異但同聲的回答我

過邊境時要特別謙恭有禮,這已經成了我的習慣。而除了在伊朗德黑蘭(Theran)申請的中國簽注外,沒有任何其他可證明我身份的證件 (難道要把台灣護照拿出來?),出發前我很擔心無法順利入境。(台灣同胞連取得巴基斯坦簽證基本上都是問題了,更何況是經由KKH入境中國。)

據邊防軍表示,這裡是「紅其拉甫口岸」,海拔4800公尺(正確資料:海拔4733公尺,15620 英呎),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邊防隘口。

舉起相機,希望跟邊防解放軍來個合照,阿兵哥連忙說:「不行,這裡是禁止拍照的!」

填了入境卡,也檢查了台胞證,但竟然沒有蓋上入境章,真正的海關還在離此130公里之遙的塔什庫爾干(Tashkurgan),走過這麼多國家的邊境,還沒遇過這樣的鮮事。原來紅其拉甫口岸由於海拔較高,氧氣稀薄及氣候惡劣,海關在1993年就已遷移至塔什庫爾幹辦公,這裡只是邊防軍駐紮的哨所而已。(塔什庫爾干是中國唐代最西最遠的邊防要塞,玄奘大師於七世紀時曾路過於此。)

在塔什庫爾干經過嚴密的行李檢查(因巴基斯坦境內槍枝毒品氾濫),蓋上中國邊防檢查章後,經過長途的旅行跋涉,最後我終於來到中國。由此至新疆喀什的四百二十公里路程,《西遊記》中提到的蔥嶺就位於這一帶。

往喀什的路上驚訝的發現,不同於巴基斯坦,中巴公路位於中國境內的路段,保養維護得非常好,我想我真是來到龍的背上了。


後記:
去年中秋,我從巴基斯坦旅行至中國。
今年中秋,雖然是老梗的祝福,但不論社會怎樣改變,人人其實都渴望「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祝福大家中秋節快樂。

巴基斯坦-中巴公路Karakoram Highway 相片集

創用 CC 授權
本 著作 係採用 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文章歡迎引用或節錄,但請務必註明作者、出處、原文標題和網址。

您可能還會對以下文章感興趣:

| 用RSS訂閱漢斯博客 | 《喜歡漢斯旅行紀錄的朋友,可以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文章分享給朋友,或使用 Email寄給友人;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或是給我的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本站導覽』

2 意見 »

  • tzewu said:  

    啊~我去年最初的計畫就是要走KKH~沿著印度河直到Karachi。
    但看了資料,還有那時的局勢、地理、天氣等,
    發現風險實在太大才改取北道,
    但無論如何有一天定會騎上它的吧…
    有無聽說最近Khunjerab Pass進巴國開放落地簽呢?

  • tzuche said:  

    很多外國單車騎士都騎過KKH的,所以我想騎車本身大概不是問題。對台灣人而言,我想恐怕很難在邊境取得簽證。

    tzuche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