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看見一個小小的希望

2009年12月21日 Leave a Comment

因為輕忽了印度的威力,在抵達印度的第一個禮拜裡,把自己弄的像隻狼狽不堪的落水狗,在半夜數度被冷醒鼻涕流不停輾轉難眠時,禁不住要問自己,為什麼? 
 
CIMG0099

2009/12/17

抵達德里的頭二天,自以為怡然自得的享受印度式的混亂,加上之前曾於南亞旅行的經驗,導致輕忽德里冬天的威力,日夜高達15度的溫差(白天約25度,晚上則降至十度以下),加上市區裡永遠都是灰濛濛的空氣,我生病了。

面對街上的人力車、三輪車、摩托車、牛車等陣仗,閃躲的腳步不再像拳王阿里般輕盈如蝴蝶;反而如同暮年垂危的老人,進退不能。由於日夜溫差極大,人行道、安全島、巷子內,四處可以想像的角落裡,人們開始焚燒木材、垃圾、輪胎,任何可以燒來取暖的東西。路上的車輛廢氣,加上火燒的黑煙,德里晚上的空氣彷彿核戰浩劫後的落塵,滿滿懸浮空中的清晰。

人在脆弱時容忍度降的很低,路上的人們不再看起來那麼可愛有趣,反而像是輻射變異後的畸形。搭車也不再是那麼新鮮刺激。公車的破舊我不介意,只是在病厭厭,鼻子塞住無法呼吸的時候,一切似乎都充滿無奈與敵意。過馬路時我開始跑在人群的最右邊,這樣左邊的來車要撞過來的時候有左邊的人當緩衝才行。

努力不帶有色的眼鏡觀察,觀察到路邊牆角一道優美弧度下,順著水流而上的男人陰莖。在德里不需刻意,一天內就能經歷許多跟鳥有關的事情。最讓我訝異的是我開始不殺價了,只要錢能解決的都不是問題。

於是在半夜又被冷醒看著天花板咳嗽不停時,閃過腦海的一個念頭。為什麼?我為什麼會在這裡?(What the F! What am I F-ing doing here?) 這個城市真是惡夢一場,無藥可救,只有不正常的人才會想來這裡。

開始為一些鳥事起抓狂,為所見而憤怒時,一天早晨通勤到HRLN辦公室的巴士上,坐在我前方的一個印度男子起身讓座給一個雙眼失明的人(我顧著埋怨,根本沒注意)。別小看一件極其微小的善行,一個準備要上吊的人都會獲得活下去的希望與勇氣,突然間我覺得,好像這個鳥地方也不是只有陰莖而已。

晚上雖然被冷醒,清早出門看見路上有老婆婆就睡在靠升火取暖的街角時,想想其實晚上能夠有一個地方睡,也還算是挺幸福的。作為一個異鄉人,印度很容易就能讓人在旁觀他者的痛苦中自我感覺良好;作為一個異文化的生活者,印度很容易讓人感謝所有生命中發生的事情。其實我一直在利用印度來滿足自己,這本來就不是一段雙方彼此付出的關係。

人們得學習只看自己有的,不看自己沒有的;只是不知為什麼,在台灣如果每天看報章雜誌媒體的話,人們常會以為自己什麼都沒有。

印度有為數眾多的阿迪瓦西(adivasi, 印度原住民)、賤民(dalits)、性工作者/童妓、無家的移工、離鄉佔地的人(squatters)、強迫抵債的勞工(bonded-labourers)、流離失所的人們、難民、街童、印度閹人(eunuch)以及住在貧民窟裡的居民。在現代社會只重視追求利潤極大化的資本主義下,他們大部分缺乏資源、無權參與改變其貧窮現況的決策。他們受傷不是因為窮,而是使其持續只能停留在貧困狀態的市場經濟真實。

對看似受忽視/遭虐待/被戕害/受欺壓/無力反擊,處在弱勢位置的人們,我似乎比較沒有抵抗能力,會不自由自主的被吸引,希望能有機會跟他們站在一起。印度的HRLN(Human Rights Law Network)聚集一群希望看見改變的律師及社運人士, 期望藉由法律的武器,維護兒童、婦女、勞工、難民、原住民及賤民的權益,反對人口販運,關注環境正義、刑事司法及愛滋病等議題。

第一天到辦公室,初步接觸到像德里冬天晚間溫度的印度籍同事,以及熱情的實習生,有關注兒童的義大利人Giacomo,來自美國的尼泊爾裔律師Sukti及Iisha,於英國念書的波蘭法律系學生Marta,還有香港浩然夥伴Jolly。

我個人希望能深入了解的是印度的童工、童婚、賤民及兒童販運等問題,很清楚自己沒有實務經驗與能力,這一年裡我盡量把自己放在一個觀察與學習的位置,希冀能觀察出皮毛,而不只是寫一篇很漂亮的報告而已。

創用 CC 授權
本 著作 係採用 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文章歡迎引用或節錄,但請務必註明作者、出處、原文標題和網址。

您可能還會對以下文章感興趣:

| 用RSS訂閱漢斯博客 | 《喜歡漢斯旅行紀錄的朋友,可以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文章分享給朋友,或使用 Email寄給友人;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或是給我的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本站導覽』

14 意見 »

  • Echo said:  

    祝你身體早日康復
    你有帶羽融服到印度嗎?
    若沒有的話請家人幫你寄一件吧....或是當地找找看

  • ricka said:  

    子哲,
    小心保重身體呢~
    丫,其實你這趟到印度是旅行嗎?好像不是吧?^^

  • PipperL said:  

    保重身體啊! 在異國生病最難受了。

  • tzuche said:  

    to Echo, 我沒有帶羽絨衣,不過我會在這裡買一些保暖的衣物。謝謝

    to ricka, 不是旅行啊。不過還是會在假日出門走走。

    to PipperL,真的,一個人生病的感覺很差。感謝關心.:)

    tzuche

  • trista said:  

    我是路過的陌生人,不過我好喜歡你寫的「一個印度男子起身讓座給一個雙眼失明的人...」的那一段,真的讓人心中燃起希望。我去過印度2次,看文章你好像要在印度工作一年,真令人羨慕。不過也讓人擔憂你的身體,要好好保重身體,相信你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 tzuche said:  

    to trista 陌生人.

    Indeed, People need hopes. 現在已經比較適應,謝謝.

  • 匿名 said:  

    親愛的子哲
    你又生病囉!!!
    出門在外 要好好照顧自己~~

    謝謝 你分享一篇 好故事!!

    我很喜歡那種幫助別人也是幫助自己的感覺 ^_^ 加油

    小咪 ^_^

  • tzuche said:  

    to 小咪,

    對啊,我不會照顧自己,所以常常生病。不過現在好多了啦。

  • Vergil said:  

    佩服你隻身到這些地方的勇氣 :)

    Vergil

  • tzuche said:  

    to Vergil,

    勇氣其實不大需要,有傻氣就夠了..:p

  • K said:  

    漢斯你好﹗我想你也必然是熱血男生﹐很欣賞你對人生﹑正義的追求。印度﹐我去過不下十次(由八九年開至今)﹐公私原因均有﹐看過最先進的IT園﹐也看過很令人神傷的環境。印度的問題是一個大到幾乎一輩子也不能解決的問題﹐我相信你慢慢便會明白

  • tzuche said:  

    to K,

    謝謝留言..:) 我並沒有要解決印度的問題啊~我是要解決我的問題。

  • 虹在天涯 said:  

    原來德里現在晚上那麼冷啊!不到十度,看來要多帶一些衣服了‧‧‧

    我是這週六(Jan 9)晚上到德里。因為工作實在太累最後還是報了三週的洋人團。九日到,好像十日下午還是晚上就要搭夜車去 Jaiselmer。繞一圈後27日才會回德里。現在還沒決定是否多待一天,29日才離開德里。你那幾天在德里嗎?

    我是二月初由孟買飛回阿聯。但還沒決定德里之後是直接去孟買,還是先飛 Goa,再去孟買。看你再被包客棧的留言,好像對 Goa的印像不太好‧‧‧

    這裡好像不能留 private message,找機會再給你我的 e-mail,看看到德里後再如何聯絡 ;)

  • tzuche said:  

    to 虹在天涯,

    這幾天德里晚上都是5~6度哦,好的(暖)睡袋很重要。你去Jaisalmer那應該會去Camel Safari? 沙漠晚上很冷哦!我應該會在德里,一定得跟你吃到飯哦,讓我做個東。

    GOA就是一個過度開發的觀光海灘景點。(還是可以去看看啦)

    我的e m ail: tzuche (at) g mail dot com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