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巧克力公主的故事

2007年3月19日 Leave a Comment

2007/03/19

距今約三百二十萬年前,有一個女孩住在東非。三百多萬年後的1974年,來自美國的人類考古學家約翰森(Donald C. Johanson)於現今衣索比亞的境內遇見了她,他相信她或許就是今日人類的源起(hominids),也是他今生的命定。當時披頭四(Beatles)的歌曲“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正當紅,他暱稱這個女孩就叫露西(Lucy)。

看著露西,想著曾發生在俄羅斯和車臣的衝突、那一場在波士尼亞和塞爾維亞的戰爭、還仇恨俄羅斯人的阿富汗人、仍打的不可開交的巴勒斯坦及猶太人、不願承認慰安婦歷史傷痕的日本人、互相討厭及不信賴的兩岸華人。

人類學家說,或許這些自認為有差異的人都是從一個叫露西的女孩開始的。

三百萬年前這樣的數字讓我震撼,如果像是約翰森所說,現今所有地球上的人都是來自同個祖先,那今日的人類在劃分的是怎樣的人種,爭的是怎樣的差異,人類是否既無知且渺小?

不要提一個叫史蒂芬霍金的科學家說宇宙是在200億年前的大爆炸中產生的這個理論了,樂透頭彩都沒高達到200億這樣會讓人頭痛的數字,還是來說巧克力公主的故事吧。

巧克力公主的故事

衣索比亞在西元一世紀時就已經有一個高度發展的文明,阿克蘇姆(Aksum)王朝。非洲不是一個完全沒有文化的黑暗大陸。

直到四世紀時,衣索比亞更信奉了基督教為國教 (Orthodox Church,11世紀的東西教會大分裂後,他們叫他希臘正教,也叫東方正統教會),故現今許多衣國北部的城市,成了熱門的旅遊歷史路線(Historical route),包含有11座就著火山岩地形開鑿的石雕教堂(Rock Hewn Churches in Lalibela,1978年聯合國訂為世界文化遺產)、埃及尼羅河源頭之一的塔納湖(Lake Tana, 2156平方公里)上的修道院(Monasteries in Bahar Dar)以及Gonder的城堡遺跡及修道院。

你預期在埃及有金字塔、中國有長城、秘魯有馬丘比丘(Machu Picchu)、印度有泰姬瑪哈陵(Taj Mahal),但誰知道在衣索比亞有這樣的文明,而且許多修道院裡的儀式及用具,超過八個世紀以來從未停止進行及使用,這是個活的歷史。

難怪書上對衣索比亞推崇備至,這裡有燦爛瑰麗的文化,然重點是,沒人知道。

今日衣索比亞七千三百萬的人口當中,有著約36%的希臘正教教徒、14%基督徒、30%伊斯蘭教徒,而與許多其他非洲國家相比,這是個相對穩定及安全的國家。

歷史路線照片集錦



雖然生長在貧窮的衣索比亞皇室,然巧克力公主是否像你我想像一般,想當然爾的悲慘及不快樂呢?

「衣索比亞不是一個窮國。」 在一個世界銀行(World Bank)評估其GDP per capita(國民平均所得)為156美金的國家,公車上一個大學女孩這樣對我說。

「我對衣索比亞很有信心。」在一個國民平均壽命為48歲的國家,一個43歲的中年男子這樣對我說。

「There is hope now,(我們對未來滿懷希望)」在一個有著超過三百萬愛滋帶原者的國家,一個旅店老闆兒子這樣對我說。

20多年前,在衣索比亞北部乾枯的土地上,天使也要為之垂淚。1970年代後期,由於土壤沙漠化及乾旱等問題,造成農作物產量的急遽減少,而一場介於1984年至1986年間長達兩年的乾旱,再加上連綿的內戰,錯誤的人為政策及衣國政府對西方國家採取不信任的態度之下,國際救援物資無法送達最需要的難民手中,據統計,超過一百萬衣索比亞人民死於這場飢荒災難裡。此災難把衣索比亞推上了國際舞台,從此衣索比亞四個字在你我眼中也與飢荒、貧窮、戰亂等劃上等號。

「衣索比亞不是一個窮國?」看著公車上這個穿著亮麗的大學女孩,我驚訝的想,難道世界銀行的統計數字是假的?

「你對衣索比亞很有信心?」看著眼前這個有著三個孩子的43歲中年男子,我心想,難道你不擔心國民平均壽命為48歲的這個統計數字嗎?

「There is hope now?」看著面前這個意氣風發的旅店老闆第二代,我懷疑,難道超過三百萬愛滋帶原者這樣的統計數字也會讓人有希望?

1974年,由上校門格斯圖‧海爾‧馬里亞姆(Mengistu Haile Mariam)所發起的一場軍事政變,結束了衣索比亞末代皇帝海爾‧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ssie)的統治,在那個年代裡,發起政變的人通常不是為著人民著想。門格斯圖這傢伙掌權之後,開始建立由國家控制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而政治上,為鎮壓反對人士,於1977至1978年間紅色恐怖(Red Terror,很熟悉的名詞)的時期,約超過十萬人死亡或是人間消失。

反此種種違反人權的行為,終於導致美國於1977年同衣索比亞斷交,而門格斯圖也轉向尋求前蘇聯(USSR)的軍事協助。1987年,即使當時人民正處於飢荒災難中,一個模仿蘇維埃共產政權的衣索比亞人民民主共和國建立了(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of Ethiopia,也很熟悉的名詞)。

可想而見的是,今日的衣索比亞人對那個年代充滿的應該不是挺美好的回憶。

1990年代後,前蘇聯自身難保,由梅萊斯‧澤納維(Meles Zenawi)領導的反抗軍包圍了首都Addis,政府軍無心再戰,門格斯圖也於1991年溜到了辛巴威(Zimbabwe)。現今的衣索比亞民主共和國於1995年8月建立(Federal Democratic Republic of Ethiopia),而梅萊斯似乎理所當然的是首任總理。

新建立的衣索比亞民主共和國並不是一帆風順,1996年與索馬利亞叛軍的戰事,加上1998年與北方鄰國厄利垂亞(Eritrea)的邊境衝突(此衝突於2000年6月停火前,造成成千上萬的士兵陣亡),但對今日的衣國人民來說,似乎最糟最壞的情況都過去了,還能再怎樣糟?換句話說,都已經到了谷底,現在觸底反彈中。

根據旅館小開(非常忙碌,不斷接電話)表示,最近四年,每年都有超過百分之九(未經證實數據)的經濟成長率,雖然每年來訪衣國的外國人士僅約25萬(2003年,約570萬遊客前往埃及),然旅遊觀光業仍穩定成長中。

三個孩子爸爸的Abere Kindu說到,目前他正接受為期三個月,每週六日上課的diploma學歷檢定,以求達到成為當地導遊的資格要求,而政府提供他的孩子於十歲前免費的義務教育,十歲後,通過考試的資優孩童由政府出錢供其唸書。(參閱:衣索比亞導遊)

一位學生Andal則指出,從學校裡的學生開始教育起,政府正努力宣導防治愛滋病的保護措施,而大部分具有大學學歷的學生,也很容易能夠在畢業後找到工作。

20多年過去了,天使的眼淚蛻變為珍珠,像是蒙塵的寶石,靜靜的等待世人擦拭。人民單純善良(觀光區例外),並對未來滿懷盼望,我想她是質樸的珍珠,也是我心目中甜美的巧克力公主。


後記:
衣索比亞難道不是個窮國嗎?她當然是個窮國,並且很多人也抱怨貧富之間的差距愈來愈大,政治不夠民主等問題,只是我同時想到的是,台灣在各項經濟指數上都不可能落後衣索比亞,但如果有個叫希望指數(GNH, Gross National Hope)的指標,2007年台灣的GNH會超過衣索比亞嗎?

記得不丹國王曾經提出一個叫做快樂指數的指標(GNH, Gross National Happiness),2007年台灣的快樂指數又是多少?

我們真的要將心力從政治惡鬥的漩渦中移開,並將焦點不但放在經濟指數的提高,還有兩項GNH的提高,不是嗎?

創用 CC 授權
本 著作 係採用 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文章歡迎引用或節錄,但請務必註明作者、出處、原文標題和網址。

您可能還會對以下文章感興趣:

| 用RSS訂閱漢斯博客 | 《喜歡漢斯旅行紀錄的朋友,可以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文章分享給朋友,或使用 Email寄給友人;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或是給我的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本站導覽』

3 意見 »

  • Karin said:  

    子哲!!
    竟然發現你的Blog
    還記得我嗎!!哈哈
    衣索匹亞,我對它的印象全是戀愛巴士提供的
    看到你眼中的衣索匹亞,我突然也有跑去的衝動!!

    多寫點!!!

  • 匿名 said:  

    子哲,非常期待有一天,我們也能像你一樣;放下一切用旅行體驗人生。珍惜你我現在擁有的一切。

  • tzuche said:  

    Hi, Karin
    我唯一想到的Karin 是我大學時的同學Karin,如果猜錯了請見諒囉。
    我看過戀愛巴士到馬拉威的故事,我想之後我也會到馬拉威的。


    To anonymous,

    It's the chance given to me by Jesus, I want to see this world and of cours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 are to cherish what we have now.

    tzuche
    Tzuche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