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衣索比亞導遊

2008年5月21日 Leave a Comment

我慷慨的加了一倍,總計約十二美金的導遊費,而他滿懷感激的看著我,謝謝我可以讓他一家九口過上一個月的好日子(have a quality life for one month)。我,是不是聽錯了?


2007/3

搭上預計清晨五點出發的巴士,離開距離台北8865公里的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我準備前往傳說當中,衣索比亞北部熱門的旅遊路線。(參閱:巧克力公主的故事衣索比亞地圖


對於巴士的老舊、道路的顛簸、路程的艱辛,其實我都不在意,骨子裡這才是我要的自助旅行。而實際上在號稱有著全非洲最漂亮美女的衣索比亞,我的座位前後左右統統被離鄉唸書的大學女生包圍,而他們又對外國人很感興趣時,這讓宅男漢斯充滿了幸福感。

總算到了衣國北部城市巴赫達爾(Bahir Dar),附近有著全衣索比亞最大,據說是藍色尼羅河(Blue Nile River)的源頭塔納湖(Lake Tana,面積2156平方公里,約台灣十六分之一大小),此湖是火山熔岩冷卻後成型的內陸湖,藍色尼羅河在附近形成一個42公尺高壯觀的提斯厄薩特瀑布(Tisisat Falls)。

哦哦哦~藍色尼羅河源頭的瀑布!那我可得去走走看看。換乘當地公車前往兩小時車程之外的瀑布所在地。

悶熱吵雜的公車裡,我勉強擠到一個靠窗不算舒適的位置,同時身旁一個中年男子開始跟我攀談,言談中不知不覺中他話鋒一轉,開始跟我毛遂自薦,希望能帶我去參觀瀑布。

旅行中的自我防衛機制陡升,半個多月前才剛離開印度,我對這種掮客敲詐遊客的技倆可是瞭如指掌,講著有一家子老小要撫養的blah blah blah老套,我有那麼好騙嗎?連印度人想從摳門旅行黃漢斯手中要出錢來都不容易的,我擺出防衛姿態,搖頭強硬的拒絕,同時預期他會像印度人一樣不停的死纏爛打進攻。(參閱:在印度瓦拉納西,品嚐孤獨

他禮貌性的跟我說沒關係,謝謝,撇過頭去我瞧見他望向窗外的落寞神情。怎麼會這樣?這可不是我期待的回應。我囁嚅的說:「不然,你得先帶我去看看你所謂的一大家子的人,我再考慮看看。」







僅供遮風避雨的破舊木頭矮房,是一家九口溫柔卻堅定的庇護所。看似阿婆的女主人拿出傳統的衣索比亞食物「因傑拉(injera)」以及咖啡招待來客,隨後熱情中帶著堅持的語氣跟我說:「只要你願意把我女兒帶回你的國家,你要對她做甚麼都可以。」

三個年輕女孩我該挑那個呢?呃,不對重來,我是那種人嗎?而我想他們大概也不知道我的國家台灣在哪裡?只道Taiwan是不是日本的甚麼地方。

很快的我就投降了,他叫Abere Kindu,只是一個單純善良,靠觀光業收入保護一家,比我男人的男人,而我只是個男孩。

「請你當我在這裡的導遊。」我懇求的說

路途上他說,他正接受為期三個月,每週六日上課的diploma畢業文憑檢定,以求達到成為當地合格導遊的資格要求;而政府提供他的孩子於十歲前免費的義務教育,十歲後,通過考試的資優孩童由政府出錢供其唸書。他覺得生活愈來愈有希望。



行程不到一個半小時就結束,也沒有任何真的需要導覽的地方,我就是看到了瀑布。只是我慷慨大方的加了一倍,總計約十二美金的導遊費,因為他讓我能認識他的家人,跟當地人的互動、對話、瞭解,這才是我要的旅行,我很滿意他的導覽。

而他滿懷感激的看著我,謝謝我可以讓他一家九口過上一個月的好日子(have a quality life for one month)。我,是不是聽錯了?只約四百元台幣可以讓他一家九口過上一個月的好日子?

「呃,沒有啦,其實我只是個極平凡的平凡人」內心嘴巴張大,外表強自鎮定的回答

根據數據,2005年衣索比亞國民平均所得(GDP per capita)為156.8美金,取個整數來算,每月收入約420元台幣。

很多人一天到晚埋怨金錢的缺乏,如何的貧窮,如何的不夠;卻不知道我們其實有著改變世界的力量,而世界上可能有超過數十億人願意無條件和你我交換他們的人生。

原來你相信你很貧窮缺乏,你就會貧窮缺乏,你相信你很富有豐富,你就會富有豐富。其實是我要謝謝Abere,因為他讓我重新發現了自己其實並不缺乏,其實人人都是有能夠付出、改變世界的能力。

也許以為人人都能改變世界這樣的老梗很天真,但現在我跟別人的差別是,我竟然真的相信了。就像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聖狄雅各(Sandiago)一樣,只要祈求並全心相信,我就能變成風,自在的飛翔。

I'm coming, Fatima.


延伸閱讀:

我的奈洛比皇家賭城

衣索比亞豔陽下 上篇

無人地帶

衣索比亞豔陽下 下篇

巧克力公主的故事


藍色尼羅河源頭的提斯厄薩特瀑布。



創用 CC 授權
本 著作 係採用 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文章歡迎引用或節錄,但請務必註明作者、出處、原文標題和網址。

您可能還會對以下文章感興趣:

| 用RSS訂閱漢斯博客 | 《喜歡漢斯旅行紀錄的朋友,可以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文章分享給朋友,或使用 Email寄給友人;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或是給我的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本站導覽』

4 意見 »

  • teresa129 said:  

    衣索比亞與緬甸大概是我去過人均所得最低的國家了....
    當時我從沙漠的國度蘇丹進到衣索比亞
    跟物資缺乏的蘇丹相比...衣索比亞物產豐饒...沒有去過前還真難相信

    忙碌在目前的生活
    非洲好似很遙遠
    才剛結束的環球旅行
    感覺像上輩子做過的事情一樣

    你的文章讓我一下子又回到非洲啦~
    期待你的下一篇佳作喔!

  • shizue said:  

    漢斯:
    你知道嗎?看完你這邊文章後我其實有很深的感觸. 目前身在越南的我有的時候覺得我已經好幸福... 我不知道越南人的平均所得,但是我知道這邊餐廳的服務員一個月的薪水差不多只有台幣不到五千塊... 而我,因為尚未跨越界線去嘗試這邊的路邊攤; 我一個月的伙食費就等於他們的薪水..... 這樣想起來其實挺愧疚挺汗顏!

  • tzuche said:  

    to teresa

    衣索比亞和馬拉威是我去過人均最低的國家。蘇丹也有很多資源,但就是人禍害了這個國家。

    我也要開始另個階段了呢:)就享受你的當下吧~

    to shizue
    不要愧疚,就把你有的幸福,分享給他們吧:)

    tzuche

  • Loca said:  

    很多人一天到晚埋怨金錢的缺乏,如 何的貧窮,如何的不夠;卻不知道我們其實有著改變世界的力量,而世界上可能有超過數十億人願意無條件和你我交換他們的人生。


    這段寫的很棒,大家真的應該感到知足才對,很多事情沒有親身體會過真的是無法了解,與大家共勉之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