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無人地帶

2007年3月11日 Leave a Comment


有一部電影叫做無人地帶No Man’s Land (中譯片名為:三不管地帶),內容大意是在1993年波士尼亞與塞爾維亞戰爭中,一個波士尼亞人及一個塞爾維亞人相遇在兩軍封鎖線之間,一個三不管地帶壕溝裡的故事。在這個無人地帶裡,誰輕舉妄動,誰就可能被開槍射殺。






2006/02/28


用剩下的肯亞先令(Shilling)在肯亞境內買了礦泉水等之類的補給品,向邊防的士兵打聲招呼,我準備走回衣索比亞境內。

「你有事先取得衣索比亞方面的允許,再回到肯亞境內嗎?」阿兵哥A突然問。

「咦?我走過來的時候,根本沒人攔我啊?」我回答。


「夜晚擅闖邊境,駐守的士兵是有權利開槍的。」阿兵哥B說。

此時天色已黑,發汗的手心告訴我,我開始緊張了。

「只有你們能證明我確實從對面走過來的,能幫我去跟他們溝通看看嗎?」我焦急的問。

「不行,我們平常根本不相往來,而且他們英文也不好。」(歐洲列強瓜分非洲的時代,僅兩個國家未遭受殖民的命運,一個是賴比瑞亞(Liberia),另一個就是衣索比亞。

行李都在對面的旅館裡,蓋了離境章的肯亞Visitor Pass現在只是廢紙一張,我硬著頭皮走回衣索比亞境內。



黯淡的月光,灑在約莫200公尺的無人地帶上,眼前一片昏黑的我,舉步維艱的走向衣索比亞方面的關卡,看著兩旁的鐵絲網,我想起了東西德統一前,柏林圍牆的「查理檢查哨」(Checkpoint Charlie)。

此時十五隻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只希望衣國士兵千萬不要,看到黑影就開槍 (請以台語發音,較為傳神)。心理大聲吶喊著:「Don’t shoot! Don’t shoot!(不要開槍!不要開槍!)」但他們聽的懂嗎?時間彷彿在此凍結,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突然傳出一聲:

「STOP! 不要再靠近!」我立刻後退了兩步,立正站好。

四個拿著步槍的阿兵哥圍住了我,肯定不是要跟我說:「班長好!」此刻的我有著一顆跳動的初戀的心,心跳百分百。

解釋了半天,SHIT! 他們英文真的不好。

「Passport? (護照呢?)」阿兵哥甲問。

我馬上亮出了我的請勿開槍執照(License NOT to shoot)。護照上面有著2月28號的入境章,但很清楚明白的,沒有衣索比亞簽證。像是走私偷渡被逮個正著的偷渡客,百口莫辯四個字寫在我的臉上。(我沒有正式取得衣索比亞簽證,只有一張大使信函,參閱:我的奈洛比皇家賭城)

框金又包銀的大使信函,已被穿拖鞋的小鬼拆封拿走(參閱:衣索比亞豔陽下 上篇),幸好請海關人員影印了一份留底。趕忙找來旅館老闆幫忙解釋,折騰了好一陣子,而士兵們圍著信函一字一句念著看不懂的文字,咕噥了幾句後,我出運了!

看著士兵離去的背影,心中感激涕零的對他們說:「謝謝你們沒有對我開槍(Thanks for not shooting at me.)」



隔日清晨五點,搭上了二天一夜直達車,往771公里外的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前進。


接續下一篇:衣索比亞豔陽下 下篇

創用 CC 授權
本 著作 係採用 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文章歡迎引用或節錄,但請務必註明作者、出處、原文標題和網址。

您可能還會對以下文章感興趣:

| 用RSS訂閱漢斯博客 | 《喜歡漢斯旅行紀錄的朋友,可以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文章分享給朋友,或使用 Email寄給友人;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或是給我的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本站導覽』

3 意見 »

  • Jessica said:  

    子哲
    看到你在東非,我不禁大聲尖叫,非洲可是我的夢想國度啊!你太棒了!為我多看看多聽聽吧!

  • 匿名 said:  

    You enrich our boring life by reading your travel stories. Nomatter happiness or sadiness, just like what life it is.

  • tzuche said:  

    Dear Jessica,

    I will see more of this world, but you might have to see this world by yourself too.

    hi, anonymous,
    Life should be full of joy coz this is life given to us by Lord.

    thank you for the message.

    tzuche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