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旅行在咒詛之地

2011年7月31日 Leave a Comment

我也想要旅行,用「我的」眼睛去看這個世界。很多人旅行冒險犯難,成為達人;更多人行旅後人生改變,演講出書。但我的旅程竟沒能讓我有什麼不同。唯一的實際影響只有啟發了我在成長過程中失去,那股原本對世界及人類天生的好奇與追問,並看見,真實是如此殘酷。

我開始覺得也許旅行是一種咒詛。

跟遠方建立連結,發生關係,你感覺自己的某些部分屬於那裡;但就像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而太多好奇將成為負擔及困擾。

通往衣索比亞的卡車小旅行

「你一定要去一趟衣索比亞。」 旅人C說

「你不能錯過她。」 同住新肯亞民宿(New Kenya Lodge)的日人M君也這麼提醒。

看著書上的介紹,世上最令人驚豔的國家之一、非洲未被發掘的寶石、旅人的天堂,這絕對不是我印象中的衣索比亞。

書上還提到:「如果你無法適應旅行中的不便,請將這本旅遊書放回架上;如果你願意承受一些旅途的艱辛,衣索比亞肯定能滿足你對探索的渴望。」

好想去,但怎麼去呢?最容易的選項是買一張衣索比亞航空由奈洛比(Nairobi, 肯亞首都)到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 衣國首都)的來回機票。只是得要三百美金。要花錢我是絕對不肯的但我想要的旅行是沿著陸地移動,以盡量不搭飛機的方式前進。
Horn Of Africa
奈洛比的新肯亞民宿裡住了很多不正常的日本人,旅行時間都是以”年”為計算單位,女孩也不例外。其中一個日本女孩跟我說,她一個人剛從衣索比亞搭卡車過來,比較省錢(日本人的情報收集力最強,肯定最便宜)。雖然有些擔心安全問題,但如果她可以,我硬著頭皮也不能讓日本女生覺得台灣男人這樣也不行。

同她打聽相關資訊,原來從陸路穿越肯亞到衣索比亞的路況不佳,得先搭巴士(Nairobi Express)由奈洛比前往位於肯亞東北部的門戶小鎮伊蘇魯(Isiolo),於當地過夜,隔日再碰運氣找尋運輸工具。

CIMG4219
自1990年代以來,受到索馬利亞(Somalia)及蘇丹(Sudan)等國戰亂的影響,許多武器大量湧入肯亞北部靠近這兩國的邊境區域,也導致北肯亞許多強盜(shifta)橫行。然在肯亞政府大力掃蕩之下,許多地區已恢復了原有平靜。我在申請衣索比亞簽證時,大使館的辦事員強調這條路線是安全的 (參閱:我的奈洛比皇家賭城);我問了一些肯亞當地人也說不會有問題。

搭上巴士北上前往伊蘇魯,沿途可見英國軍隊及標誌著「UN」的聯合國車輛穿梭於街道上。但從伊蘇魯到肯亞及衣索比亞邊境小鎮莫亞爾(Moyale)之間的路程,由於行經荒漠及火山地帶等路況其差之地形,交通巴士常不固定停駛,僅能等待路過願意載客的貨運卡車。

時間不固定,等了一上午沒一輛卡車經過。最後終於來了一台滿載蔬菜油罐貨物的卡車,趕緊搶先三步併兩步跑上前,把背包往上舉塞給車上乘客幫忙佔位子,然後去跟司機討價還價車費;中午時分出發,卡車上層及車頂的小小空間雖然塞了超過30名乘客,但仗著觀光客的身分,我凹到左上方一角可以欣賞車外風景的幸運雅座,算是舒適。

CIMG4224
CIMG4226
CIMG4227
CIMG4228
CIMG4271


CIMG4702
CIMG4252
CIMG4707
我認為在體力還能負荷時,能夠跟在地人一樣的運輸方式移動,對我個人而言是難忘的。畢竟在半夜11點目睹一隻獅子從車頭燈前慢條斯理通過、凌晨4:20分被冷醒,發現自己怎會躺在一輛急駛的卡車上,而眼前竟是滿天星斗時,我確實在這裡,但這裡又是哪裡?一種不真實的滿足感由然升起,這是當下我要的旅行。

即使每人都說這條路線沒有安全顧慮,但在看到卡車上有帶著四把步槍的武裝士兵時還是倒抽了一口氣。鄰座的阿伯安慰說:「放心啦,只是備而不用。」所以我坐在阿兵哥後方,在夜間看他對著前方不明光源的來車做瞄準動作時,也只能安慰自己,這一定是備而不用,備而不用的動作。
CIMG4235
CIMG4242
在非洲旅行的體驗深刻,但這可是當地人每天要經歷的交通不便。好不容易隔日上午九點半到了肯亞及衣索比亞的邊境小鎮莫亞爾(Moyale),已是二十二個小時,蓬頭垢面的四百公里旅程之後。(車費約500NT)

非洲之角,咒詛之地
非洲之角因其為非洲東北部一片呈犀牛角狀向東突出的半島而得名,包括了吉布地、衣索比亞、厄利垂亞和索馬利亞等國家。由於它的大部分地區屬於索馬利亞領土,所以亦被稱為索馬利亞半島。它也是非洲大陸極東的地區。

儘管靠近赤道,但非洲之角基本上是一乾旱地區。這是因為從西方帶來季節性降雨的熱帶季風,於到達非洲之角的邊緣地區時已喪失了大部分濕氣,多數地區接收不到季風帶來的大量降雨,從而導致頻繁地遭遇乾旱等自然災害。

再加上不同宗教信仰或主義者為爭奪資源和生存空間而發生的戰火衝突。索馬利亞自1977年爆發內戰,導致該國自1991年以後就沒有一個能控制全國的中央政府;蘇丹爆發的內戰亦是該地區的一個不穩定因素;吉布地和厄利垂亞也未能倖免,厄利垂亞因獨立問題與原宗主國衣索比亞長期交惡,曾爆發衣厄戰爭。

天災加人禍的結果,該地區成為世界上營養不良最嚴重的地區,並不斷遭遇人道主義危機。從1982年到1992年,非洲之角有大約2百萬人死於戰亂和饑荒。

摘要自:維基百科非洲之角
僅一歲大,嚴重營養不良的Habibo Bashir,正於肯亞Dagahaley Camp的無國界醫生醫院接受治療。 Source:telegraph.co.uk
baby-mother_1943391i


Horn Of Africa Hit By Worst Drought In 60 Years
誠如BBC報導提到:這裡是非洲的咒詛之地(This corner of Africa is cursed)。

索馬利亞、肯亞和衣索比亞正面臨六十年來最嚴重的旱災,近一千兩百萬人迫切需要食物、乾淨飲水和基本衛生設施,兩百多萬名兒童營養不良,五十萬個孩子瀕臨死亡威脅。糧食價格高漲、叛軍阻撓救援,聯合國宣布非洲之角的大部分區域進入緊急危機,索馬利亞甚至已進入饑荒狀態,每天都有上千人逃離索國前往衣索比亞以及肯亞的難民營。在肯亞一間預計容納九萬人的難民營「達達阿比」(Dadaab)裡,現在已居住超過三十五萬難民的人滿為患。

跟冒險的旅行相比,現實真是殘酷無趣。為何世上充滿不平等?為何人類社會至今不同的區域竟有如此不同的發展?

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Guns, Germs and Steel: 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一書的作者賈德‧戴蒙 (Jared Diamond)說:各地人種並非智力不同,只因各大洲的「自然資源」(生物地理學)本來就分配不平等,導致各地社會的發展在起跑點上就有落差,只能發展出最適合當地生物和地理環境的文明。

殘酷的不是災難本身,世上到處隨時有災難。本月挪威有瘋子,韓國有洪患,無一不讓人鞠一把同情而後麻痺之淚;現實如此殘酷的是人命真的不是無價。如果你出生在不對的地方,救你一命沒有市場價值。

我開始覺得旅行真他媽也可以是詛咒。我應該一直留在這裡。

跟遠方建立連結,發生關係,你感覺自己的某些部分留在那裡。在那裡有一群被遺忘的人,一個被世界遺忘的角落;但就像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而太多好奇將成為負擔及困擾,而我在卡車裡認識的索馬利亞阿伯們,他們現在過的大概不太好。


如果想做些什麼?你可以從以下選擇一樣行動:
  1. 支持無國界醫生的救援隊,實際捐款(港幣)。這篇CNN文章更列出了所有於當地進行援助的主要機構,並詳細描述了他們的工作。
  2. 參與連署請求各國領導人提供資金援助。
  3. 顧好自己的日子/工作,開始關心在地/他人的生活。

創用 CC 授權
本 著作 係採用 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文章歡迎引用或節錄,但請務必註明作者、出處、原文標題和網址。

您可能還會對以下文章感興趣:

| 用RSS訂閱漢斯博客 | 《喜歡漢斯旅行紀錄的朋友,可以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文章分享給朋友,或使用 Email寄給友人;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或是給我的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本站導覽』

11 意見 »

  • Fei said:  

    好久沒看到非洲的遊記了~除了旅行中的照片之外,加入的心情想法,讓文章更有感情~

    「跟遠方建立連結,發生關係,你感覺自己的某些部分留在那裡。」對這句話很有感覺。去過的地方,在不知不覺間,的確和自己產生了聯繫,會特別關注當地發生的新聞、留意當地的產品、、、好像多了點這種關注,我和曾經居住過的這個城市國家,還能保有一點點的聯繫(也許,僅僅是藕斷絲連而以~)

    最近,又打算去哪裡晃晃了嗎?

  • tzuche said:  

    @Fei 最近要在台灣晃!

  • Armillaj said:  

    我走跟你相反的路線從衣索比亞進肯亞 , 不過卡車下面載的是牛 . 衣索比亞的幾個城市村莊當時一點飢餓的影子我都感覺不到,是我ㄧ路從歐洲行來吃的最滿意的國家, 在bahir dar喝到的五層水果冰沙大概這輩子都不會再嚐到更好喝的飲料.不過就是兩年前的事情, 現在看到新聞那些莊子都不知道變成什麼樣子了.

  • tzuche said:  

    @Armillaj 我從肯亞奈洛比北上衣索比亞,在衣索比亞繞了一圈(花了一個月),然後再回到奈洛比。卡車我來回坐了兩次(所以你的方向我也坐了~)衣索比亞的水果冰沙確實超好喝。

    受到乾旱影響最大的其實是索馬利亞的老百姓。請問你有部落格參觀嘛..!:)

  • NOBODY said:  

    great stuff. I had been to Moyale back in 2009 representing WVTaiwan. We are supporting WFP projects over there. For real.

  • tzuche said:  

    Hi, Nobody... 你應該是書睿吧?代表World Vision去過衣索比亞的應該就是你吧..:)

  • Tracy said:  

    最難過的事情是索馬利亞人沒有辦法為自己做什麼,
    面對氣候變遷下的一連串災難,只能等死和等"別人"來救援。

    和日本核災不一樣的是,核災,人們可以記取教訓,
    旱災導致的飢荒是不可逆的,發生一次下次只會更劇烈,而非洲人能做的就是...繼續坐在自己家園等待外來的援助。
    咒詛之地,誰下的咒詛?
    人們還在討論氣候變遷是人為還是自然,怎樣來碳交易使用太陽能電池延續我們的美國式生活,哪個國家應該負責,索馬利亞人已經一個一個死去.........

  • tzuche said:  

    世上沒有任何地方只有單一個故事。 "這篇好看,推薦。"

    "當然,非洲充滿苦難,有很嚴重的,像是剛果可怕的強暴​事件;有很悲傷的,像是奈及利亞有五千人搶一個職缺。但​也有其他美好的故事,述說它們,也是同等的重要。"

    單一故事的危險性 | 苦勞網 http://j.mp/rmWcef

  • PNN said:  

    您好,有沒有可能向您邀稿
    在PNN撰寫一系列介紹非洲現狀的文章呢?
    感謝

  • tzuche said:  

    PNN 您好,

    請問怎麼跟您聯繫呢?想再了解PNN這邊需要的文章內容走向。

    tzuche

  • PNN said:  

    抱歉,因為我把文章連結給搞丟了
    一忙就又過了這麼久......真的很不好意思>_<

    PNN這邊對於題材並沒有受限,只要是真實,且對於讀者瞭解世界各角落困境有幫助的,都可以報導。

    目前我們有特別開闢一個影像報導的欄目,叫做[P卡秋]
    還有專題的欄目[P專題]
    看您想用攝影報導,或是專題報導的方式都可以
    請您與我聯絡好嗎?
    我的mail:eddjhong@gmail.com
    對了,我叫鐘聖雄,很希望有機會與您合作^^

  •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