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在盧安達的最後一晚

2007年6月23日 Leave a Comment



Rwanda

2006/4/27

第一次注意到盧安達(Rwanda)這個國家,是因為一個在印度加爾各答一起擔任志工的義大利人Massimo。他本身是醫護人員,也是無國界醫生組織**註1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的一員,曾於盧安達及蘇丹的難民營中服務過二至三年的時間。現在他隨著無國界醫生去了緬甸服務。

**註1: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MSF)是一個國際醫療人道組織,提供處於危難狀態人民之緊急醫療援助。每年全球約七十個國家,超過三千名醫療及非醫療人員志願加入此組織進行醫療人道服務。

加爾各答的Sudder St.充斥著世界各地來的旅人及志工。你從哪裡來? 叫什麼名字? 旅行多久了?去了那些國家? 為何要來加爾各答當志工?是兩個初見面旅人必問的基本問題。

這個問答公式應可套用在生活上各種場合。

我曾經很喜歡與世界各地旅人聊天,然後再滿足的認為自己有了世界各地的朋友。只是當有了一些旅行經驗,旅人的旅行時間長短不再讓我驚訝,旅行國家數目多寡不再讓我羨慕,而旅行開始像是生活後,這樣制式的對答已引不起我太大興趣。於是,在旅途中,我開始選擇盡量把時間留給自己,試著傾聽自己的感受,探索內心深處的自己。

我喜歡趁著交通移動的空檔,望著車外不斷後退的風景,然後用大量的時間發呆;其實內心是激動的,每分每秒,窗外的風景都是我未曾到過的地方、對我而言都是新奇、有趣的。然後又自顧自的傻笑。

有人問我,一個人旅行孤不孤單?其實,我想看書時就看書,我想發呆時就發呆,我想離開時就離開,我不想說話時就不說話。我恣意浪費著時間,在美好的自己身上,大部分的時候真的並不孤單。

但Massimo的非洲經驗跟別的旅人不同,他選擇去非洲進行醫療人道服務。

我充滿興趣及好奇的問他關於盧安達的種種,在我印象中,那可是極端危險的國家,會去”那種地方”的人,真的是太勇敢了。而像Massimo這樣,能夠奉獻一己之力於需要幫助的人們身上,更是我敬佩的對象。

當時壓根沒想到之後我會到非洲。一張印度孟買到肯亞奈洛比的單程機票(印度航空 Air India,400美金),加上肯亞賞賜給台灣護照持有人落地簽證的恩典(對台籍旅人而言,落地簽證是個天大的恩賜),我來到非洲。

所以我到非洲旅行並不是因為勇敢或是冒險犯難的熱情,而是有便宜機票加上落地簽,雖然非洲大陸的未知感也是深深吸引著我。(詳見此篇,熱風大陸行。)

到了非洲,自然想去看看1994年的盧安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CIMG4979

位於盧國首都基加利(Kigali)市中心的奇尤伍(Kiyovu)地區,是電影盧安達飯店的所在地,旅館的真實名稱叫做 Hôtel des Mille Collines。隨著電影上映以來,飯店的訂房率大幅上揚,所以作好事真的是會有好報的,而電影內的飯店其實是在南非取景拍攝,真實地點是照片中這間飯店。

盧安達物價在可接受範圍內,如果都只吃路邊小吃攤的食物,只要一美元以下就能搞定一餐。雖然首都基加利的住宿不算便宜,最便宜的也要十美元以上,所以偶爾我會懷念起印度的物價來,兩、三美金就能搞定一晚住宿。

在烏干達泛舟(詳見此篇,最後的蘇格蘭王。)時認識的Siguard 先生,是在盧安達工作的比利時人,他工作的地點有提供給比利時學生來當義工時住的宿舍,Siguard就讓我免費住在這裡。我被安置在女生宿舍,有點可惜的是,住我兩旁的歐洲女孩去烏干達旅遊了,平白無故錯失與歐洲女大學生同住一個屋簷下的機會,頗令人扼脕。

結束了來盧安達的目的,大致理解了1994年那一場種族大屠殺的前因後果,而現今的盧安達是個美麗且和平的國家,我的比利時朋友說,即使半夜十點在市區閒逛也是安全的。

真的很多時候我們擔心恐懼的只是未知,因為之前不了解非洲,我也以為非洲是很危險的。我想這點其實適用於很多事上,沒做過的工作怕做不好,沒去過的地方會有懼怕,不認識的人怕是壞人。其實只要試著去了解,原來很多事只是自己嚇自己,非洲大部分國家一點也不可怕,而她的環境真的很美。

準備前往下個國家,坦尚尼亞。

CIMG4988

因為相信寂寞星球記載,由基加利前往盧安達/坦尚尼亞邊境小城魯索莫(Rusumo)只要三小時的時間,好整以暇的在Nyabugogo巴士站旁的網咖上網,不算昂貴,一小時只要400盧安達法朗,約二十多元台幣。(2007/4月的匯率,1US = 550RFr)

直到中午十二點,我才搭上往邊境的小巴士,我想下午三點到邊境,出關是一定來得及的。

不過我又忘記,非洲國家的小巴士,不坐滿乘客是不會出發的;九人座小巴經改裝後可坐十五人,沿路上我算過,塞進車內的乘客最多時有二十二人,司機大哥大概抱著跑一趟,能賺多少是多少的態度,結果最後真正到達邊境時間,是晚上七點。

看著漆黑的夜晚,關卡已經關閉,我不會傻到再犯於肯亞及衣索比亞邊境時一樣的錯誤(詳見此篇,無人地帶。),我又讓自己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身上僅剩1000盧安達法朗(不到兩美金),臨時亦不知去哪找旅社。

很矛盾的是,這大概是背包旅行吸引人的原因之一。

總算找到位於邊境的一家旅社還有空房,詢問之下竟然要4000RFr (約7美金),已經沒有足夠法朗支付旅社費用,老闆娘亦不肯給予折扣,賭氣之下為了省錢,乾脆在旅館門口坐到天亮吧。一種屬於自己對於旅行的堅持。

也可能這是愚蠢固執的委婉說法。

一個年輕的旅社員工Bernard看我這樣硬撐在旅社前也不是辦法,好心提議在他家住宿一晚(男性背包客就是有這個好處)。這對我來說真是天降甘霖的建議。工作結束後他帶我到他租的房間裡,原來就位於旅社隔壁。

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房間裡有的只是一張床及幾件衣服,僅有的娛樂是一台收音機,沒有電腦,沒有網路,沒有手機,你有的他大概都沒有。但我現在想想,他有的很多,至少他有一顆助人的心。你我擁有的很多,但常常我們把最該擁有的給忘了。

只是雖很感謝Bernad對我伸出的援手,然當他除掉身上的衣褲,僅著一件四角褲並招呼我與他同床時,我內心還是躊躇了一下,畢竟我沒有與黑人朋友共枕眠的經驗,而我根本不算認識他。傻笑著對他說其實我睡地板就可以了,但在他一副怎麼可以讓客人睡地板的好意下,最後我還是與Bernad湊合在一張單人床上,不過我睡的並不好,在盧安達的最後一晚,是個夜未眠的夜晚。



盧安達照片集錦

接續下一篇:

創用 CC 授權
本 著作 係採用 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文章歡迎引用或節錄,但請務必註明作者、出處、原文標題和網址。

您可能還會對以下文章感興趣:

| 用RSS訂閱漢斯博客 | 《喜歡漢斯旅行紀錄的朋友,可以可以透過上面的社群網站按鈕(噗浪、Facebook及Twitter)將文章分享給朋友,或使用 Email寄給友人;也歡迎你「張貼意見」留言,或是給我的文章評價》

初次來訪請參閱『本站導覽』

2 意見 »

  • Eva said:  

    一顆助人的心-現在的人大概都沒有這個配備吧
    生在這樣市儈、迅速的社會中
    大家都遺忘了..

    我很幸運,旅行時總也會遇到這樣的人
    就會認為,世界還是很美好的

  • tzuche said:  

    to Eva,
    大部分的時候,我也覺得世界是很美好的。

  • 我要留言!